炪蜥鬣

好久之前的废料,今天给搞完了,各位凑活着看,垃圾文到最后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全程ooc是我的错,以上



—————————————————————————————————


Fabregas确认转会摩纳哥,将签约至2022年


  

消息像是雷霆炸惊一般轰轰烈烈地滚进了更衣室,Pique现在恨不得抛下比赛,转身飞往大不列颠,揪住那个该死的任性的家伙狠狠地揍一顿


  

“Grade,你还好吗”Messi的语气不是疑问,是肯定句


  

“我很好,非常好。好的不能再好了,Leo,你看着,这场比赛我绝对会踢爆莱万特的球门!等着瞧吧,皮前锋的名号可不是白来的”Pique一边潇洒的摔上衣柜的门一边说道


  

“Grade。看着我,你必须冷静下来。”Messi盯着眼前怒火表现的不能更明显的友人沉声道“如果你没办法冷静下来的话,我会告诉教练,让你坐冷板凳,你知道,我能找出任何理由。”


  

“Leo,Leo,Leo,真的不用担心我,我很好我的状态极佳!”Pique扬起声调无所谓的重复着,他叉着腰双眼四处乱飘,试图把抑制不住的愤怒平复下来,毕竟第一他可不想背上欺负诺坎普国王的罪名,否则他的更衣室地位可不保,第二,这是一场八分之一决赛。无论他再怎么生气,轻重还是拎的清楚的


  

Messi没有再说话。他只是依旧死死盯着状态糟糕的好友,末了叹了口气,把手搭在Pique极不稳定的肩膀上“Grade,我们该上场了”


  

Pique不再乱看,他撞进Messi的眼神里。说来奇怪,这个小个子的阿根廷男人总是有种神奇的力量,就是当你认真和他对视时,无论你当时的情绪有多么的波动,到了他那,都会迅速平静下来,他所拥有的沉稳与安静,和他与生俱来的绿茵场上的王者气息相辅相成,造就了现在的球王


  

“我知道,我知道,Leo,我知道…”Pique放弃地低下头,“我该冷静,我们还有比赛”


  

“对,我们还有比赛”


  

结果差强人意,2:1客负莱万特


  

结束后的更衣室里安静如鸡,平时都会有Pique那个大活宝来活跃气氛的,今天倒成了最闷的一个,只是一言不发的收拾好就离开了,没有回巴塞罗那,而是直接请了三天的假期,便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他今天怎么了?吃错药了?以前输比赛也没见他那么难过?”Rakitic趁着众人不注意,把Messi拉到墙角小声询问道


  

Messi只是愣着看向Pique离开的方向,许久才憋出来一句“Cesc转会了”


  

Rakitic秉着良好的不要大惊小怪的素质没有叫出来“什么?!为什么?!”


  

“你也知道,他在切尔西的战绩并不佳,而且他也老了,转会对他来说说不定也是个契机,能让他在生涯的最后几年充分发挥他的价值吧”Messi顿了顿又说道“转会,再加上新一代的中场逐年出现,他这些年在英国过的并不好。所以…”


  

“但是这跟Pique有什么关系?”Rakitic像是突然抓住了问题的重点问道


  

“这你得自己问他去,我也不知道”Messi无奈地耸了耸肩撇嘴说道“这家伙一遇到Cesc的事情绪就异常波动,这么些年了,一直都是”


  

“…好吧,但愿他们能顺利解决问题”Rakitic语重心长地担忧道


  

Pique定的是直飞英国的机票,虽说没有太多的时差,但是飞机在伦敦机场落地的时候也已经是凌晨了


  

一年难得有几天好天气的伦敦没让Pique遇见,迎接他的反而是如牛奶般绵密厚重的大雾。眼前迷蒙的景象让他本来就躁乱的心情更加不爽,出了机场大门,冷空气便前仆后继的涌入温暖的鼻腔里,激的Pique连打了两个喷嚏,他一边愤愤的嘀咕着骂Fabregas那个小没良心的,一边试图在大雾中寻找出租车


  

“Pique,Pique…!嘿!”


  

Pique现在怀疑自己是不是产生了幻听,否则他怎么会在凌晨两点多在人迹稀疏的机场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他这么想着,又继续向前走


  

“Grade.Pique!停下!”浓雾中走来一个模糊的人影,仔细分辨发现是再熟悉不过的声线,原本平静些许的怒意再次涌上心头,他本着脸转向声音来源的地方,不出所料的看见那个该死的混蛋


  

Pique一脸不悦地看着来人,明明才几个月没见,他就又瘦了一圈,裹着单薄的夹克,瘦削的下颌显得更加分明,“你怎么来了?不对,你怎么知道我来了?”


  

Fabregas笑笑没说话,眼前人语气冲的要命,就差在脸上写“我不高兴”四个大字了,凶狠的目光紧盯着他,便一边伸手去拿Pique的行李,一边试图缓和紧张的氛围:“大概我有预知未来的神力吧”


  

“我不信”语气坚定,Fabregas抬头看着暂时哄不好的Pique,心里悄悄对Messi说了声抱歉,随即就出卖了他,“是Leo告诉我的”


  

“他说你比赛前状态就不对”Fabregas拎着不算重的包向车子走去,“估摸着你除了回家也没什么地方可去,就让我算好时间来接你”


  

说着,他转头看向依旧站在原地的大个子,那人沉默着,眼睛里失去往日耀眼的光芒,终是不忍心,把行李扔到车上,走回去拉住他的手


  

“为什么要离开”闷闷的低音从头顶传来,平静的不像Pique,顿了顿接着说道“这些年我一直都很好奇,如果当时温格没有带你去英国,如果那场比赛你没有失利,如果你没有决定离开阿森纳回到巴萨再从巴萨转会切尔西…”


  

“Maki…你还会像现在这样劳累吗”


  

“我们还会像现在这样吗”


  

话音落下,两人都陷入了沉默,Fabregas脑子一片混乱,Pique的质问就像刀子,狠狠地一点一点切开他从未愈合过的伤口,疼得他近乎窒息,嗡嗡的声响回旋在脑海中仿佛刚被轰炸过的废墟


  

“或许我们还在一起,一起训练,一起踢球,一起度假,一起参加各种比赛,把冠军通通收入囊中,我也可以天天见到你,给你做饭,省的你要么炸厨房要么天天叫外卖…”长时间的停顿后,Pique接着说道,“而这些,现在还可能吗”


  

“Cesc,告诉我,还可能吗,我们还有可能吗”


  

“有时候我甚至奢望,如果我们不是足球运动员,这些就肯定都能实现,但是足球是我们选的路,是我们的爱,早在接触它的那一刻,我的所有奢望,其实早都已经灰飞烟灭了”


  

“Maki,Maki,Maki……”Pique低吟着,头不由自主地沉在了Fabregas的肩头,他仿佛一个疲倦的旅人,Fabregas这个曾经温暖的港湾现在于他而言却比来自大不列颠冬季冰冷的一切还要让人感到心寒


  

“Pique”Fabregas愣了好长时间才从喉喽里挤出两个字音“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给你说”他叹了叹气“我无数次想把你推开,但是当我试了一次又一次之后我发现…”


  

Fabregas顿了顿抬手抚上Pique毛茸茸的温暖后颈继续说道:“我根本做不到,Geri。我根本做不到离开你。但是Geri”他捧起Pique埋在他肩头的脸“嘿,别这样…听我说完好吗…”


  

“是的就是像你说的那样,我们是运动员,这样的事情,在我们之间是不被允许的,Geri,我不想毁了你”他抿着嘴“我知道,Geri,我知道…我知道…我都知道,但是那么多年了,不也过来了吗,Geri,真的不差这一会了,我们都有耐心等到挂靴的那一天,对吗”


  

Pique的中央处理器因为过大的信息量正在极速运转着,如果他真是一台电脑的话那么他的主机现在肯定在冒着热气腾腾的白烟


  

“babe?等下??是…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吗!?”Pique结结巴巴的问道“我是说,就是…我想的那个和你想的那个,Maki,我们说的是一件事吗!?”


  

Cesc笑了笑:“如果你希望的话,是的”


  

“老天,我现在大该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吧”他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眼尾的皱纹因为主人的喜悦正悄悄舒展开,海蓝色的虹膜里好像又重新被点燃了那个名曰希望的东西


  

“Maki?你再说什么?…”Pique看见爱人的嘴一张一合,但是自己却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且那张美丽的脸庞和消瘦的身影也在逐渐模糊好像也没入了伦敦的大雾里了


  “Maki”


  “Maki”


  “Maki”


  ………


  

他一遍又一遍的唤着爱人的名字,却最终没能再见到Fabregas


  

清浅的生理盐水顺着Pique紧闭的眼角流下,在加泰罗尼亚如水的月光下泛着孤独的光,他不想醒,这大概也是最后的


  

        ——告别


【Newt生贺/Thesewt/23:00】

      战争几乎是在一夜之间爆发

  1939年9月1日凌晨4点45分,德意志对波兰发起全面进攻,行动代号为

  ——白色方案

  战火像病毒一样,向世界各国蔓延,被征集去打仗的不止有男人,女人孩子甚至老人

  谁也不知道,这次又会打多长时间,他们只是拼了命的守护着自己的国土,或者

  ——拼了命的征服世界

  那个小胡子恶魔的野心来得那么大那么急,让一切都措手不及,Theseus离开家的时候甚至都穿错了袜子,一只脚白色的,另一只则是圣诞节时隔壁Dumbledore教授送给他弟弟的红色圣诞袜,上面有着可笑的麋鹿和槲寄生

  他慌乱地穿上皮鞋,母亲还在和前来通知的军官交谈着些什么,无力地向军官解释一定是搞错了,他的手下显然更温和些,耐心地安慰担忧的妇人,但一屋子里的人都知道,这一去,就可能再也回不来了

  “Theseus,Theseus…答应我Theseus…回来,回来Theseus,儿子,回来…”母亲红了眼圈,她摸着大儿子英俊的脸庞,拉下Theseus的脖子在他额头上落下一吻“去吧,和你弟弟告个别”

  Theseus转身迈向阁楼,那是阿尔忒弥斯的秘密基地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木门吱呀打开

  “Theseus…?”Newt露出金棕色毛茸茸的脑袋,“怎么了?”

  “Newt…”Theseus突然发现他真的很难开口“我…我得离开一段时间了”

  “战争,爆发了是吗”Newt小声地问

  “是的”对于这个过早明白很多事情的弟弟,Theseus总是很心疼他,“或许一年或许两年,或许就…”

  “再也回不来了”Newt接了下去

  两人都不说话了

  楼下的军官开始催了,Theseus盯着鞋尖:“我会给你写信的”

  Newt走出来拉住Theseus的手:“我会给你回信的”

  自那之后,Theseus几乎保持着一个月一封信的速度往家里寄,但是随着战争逐渐陷入白热化,交通信息也变慢了许多,有时甚至几个月才来一封,或者一下子就堆积好几封信塞得一信箱都是的

  所以说,眨眼间,Newt也成年了

  这天早晨一下楼,Newt就看见了母亲那似曾相识的表情,依旧是那位军官,他笑笑转身又回到了屋子里,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斯卡曼德先生…我们不是来通知你要去服役的”军官在得到了认可后进到了Newt的屋里说“我只想说,真的很抱歉,你的哥哥,在上个星期就去世了,他是个英雄,他拯救了一个团,所以上级决定,免除你的役行”

  “斯卡曼德家,有你们的信!”Newt几乎是冲了出去,是Theseus的信

  “亲爱的Newt

  很抱歉,这有可能是我的最后一封信了,明天的战争对整个军队都非常重要,我能活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了,明天肯定会有人牺牲,我不知道死亡会不会降临到我的头上,但是我希望你可以一直平安,告诉妈妈我爱她,对了,提前祝你生日快乐,我永远爱你,我的弟弟

  Theseus”

  水模糊了炭笔的痕迹,Newt捏着信纸,笑着,“妈妈,我该活下去”

  信纸的背面是一句Newt没有读出来,也永远不会读出来的

  “因为乌鸦像写字台”


群宣:954684198-Thesewt婚礼直播现场

…我来卑微群宣了,上次发的提议没有神仙理会(神仙们那么忙你在期待什么!(猛锤自己))所以就由弱鸡来建群了。
热烈欢迎各位神仙来啊!!!!!!超级希望能一起产粮,温暖皮法圈(话废别介)

感觉皮法现在超级冷清啊,有无神仙能建个群,把大家聚在一起产粮(?)【弱弱】


【GGAD】国王十字车站

 沙雕甜【顶ooc跑】脑洞突开,老头真的好甜






    “那就是大难不死的男孩”


  许久未闻但仍旧熟悉的声线在背后响起,望着那抹白色身影渐行渐远,却是一步比一步坚定,成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他周身建起一层名曰沉稳的无形磁场,隔绝少年的迷茫,走向最终要面对的命运。邓布利多故作老成地笑笑:“他长大了”


  “你在答非所问”


  “答案不是显而易见吗”


  身后声音不复应答,邓布利多终是没有憋住,小声地笑了起来,好一会儿才止住。他强忍着笑意慢慢转身,果不其然,那张脸上正布满着“我不高兴”四个大字,一如当年见到纽特的时候。


  当年


  “后悔过吗,邓布利多”


  话题跳转太快,邓布利多晃了晃神,还是温和的笑:“后悔什么?”


  “后悔年轻气盛,后悔你的妹妹,后悔当初的一切”


  后悔…和我在一起


  “后悔,后悔,后来才悔恨…悔恨又有什么用啊,它什么都不能改变,最多是徒增自己的懊恼。这些年我没有一天不为阿利安娜的死忏悔自己,但是到了最后,忏悔到最后,你会发现,其实在你心里面。早就没有了那些东西,说它是一种习惯其实也挺恰当,因为每天你都会在心里给自己暗示:你该忏悔,你需要忏悔,你必须忏悔…”


  “邓布利多…”


  闻者抬起头,慈祥的蓝色眼睛氤氲着茫然的水汽,透过半月牙形的眼镜直戳着人心,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解释道:“…抱歉我只是太想念蜂蜜公爵那的柠檬雪宝了…我真该让西弗勒斯用柠檬雪宝给我送行…”


  “得了吧,你才不是在想那个”


  “过来”


  聪明如邓布利多有时候也搞不清楚眼前这位到底在想什么,他的梦想,他的计划,他的利益,他的一切…所以他一直都觉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才是对待他的最好方法。可正是这样,才导致了他失去家人,但是这又能全怪他吗?


  “什么…过去?”


  “别磨磨蹭蹭,过来”


  他总是这样,那张嘴吐出的每一句话都充溢魅惑,不容抗拒


  “就是字面意思:过来”


  邓布利多定睛看向和自己一样苍老的脸,因为长时间不见阳光白得近乎透明的皮肤上篆刻着时间的痕迹,曾经张扬的白发现也服服帖帖的顺着头皮,眼眸虽未逃离侵蚀但仍精致,旁人看起来可怖的异色虹膜也保留着从前的风韵,它可以不流露任何神情,直勾勾地盯着你,就能激起你内心的欲望,勾出你最黑暗的哪一面,而那偏偏又是最让人为之疯狂的一面。


  这就是格林德沃的魅力


  盖勒特.格林德沃


  邓布利多感觉自己仿佛又回到那一年夏天,他也是这样一步步走向格林德沃,走向憧憬的未来。那时,他怎么能意识到未来到底是不是可以向往的呢?


  没有,完全没有


  定住脚跟,像从前那样一头撞进对方的肩窝,格林德沃晃了晃身子搂住了他,邓布利多感到一双手正缓缓地带着轻轻颤抖抚上他的后背,尽管局促不安,尘埃落定时两人却同时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阿尔…”


  “我很抱歉,为你的一切…”


  邓布利多没有说话,伸出手也搂住了格林德沃,空气死水般的安静,两人谁都不再动


  “原谅你了”


  “?”


  邓布利多勾起嘴角,又重复了一遍,抬头望进诧异的眸子,再次执起那只骨节分明的手


  “火车要开了”


  璀璨金色阳光毫不节制地大片大片洒落,笼罩着十指相扣的二人


  这是1898年夏天,我们在戈德里克山谷也可以看到的


  ——两个少年


  


  


  


  


  


  


  


  


  


  

  


  


  


  


  


不行我一定要说

我喜欢邓布利多

跟我想艹哭他

以及我搞他的cp

有什么冲突吗


英语晚自习的鱼
绝美爱情毒埃【我的ooc】

“Maki.我只是想吻你”

 



一只手揽紧了爱人的腰,另一只则顺着脊椎摸上微烫的第七节颈椎骨,指尖

划过的地方泛起轻微颤栗,炙热的皮肤是屋内暖气辛勤劳作的功劳,清冷的

下垂眼眸是属于爱人的让步低头侧颈,试探着,轻轻贴住微润的嘴角,温热

的唇瓣缓慢磨蹭,弹软的肉感让人想起了夏日汁水丰满的葡萄,青涩的触感

刺激着一触即发的占有欲和激烈的好奇心



压制住致命的冲动



近乎小心地含住轻抿的下唇,轻柔挑弄着,转移阵地,濡湿的舌尖划过形状

温和的唇角,撬开微张的嘴,不出意外地听到了几乎不可闻的微叹喘息,撩

拨着颤动已久的心绪,即刻加深入侵



熟练地找到温软的舌



不由分说的纠缠上去,躲闪的动作让两人玩起了追逐的游戏,赢家得意洋洋

的侵略着,毫不客气的掠夺口中所剩无几的空气,即使松开也没有留给人喘

息的时间,换个角度继续索取着,不是说想体现自己肺活量有多么的好



就只是,


想吻他,



所以才会不知疲倦的一边又一遍地亲吻着



手不自觉紧固爱人已有些瘦下的腰骨,大掌摩挲后颈薄薄的一层皮肉和细碎

的短发,轻揉慢捏,爱人渐渐加重的呼吸声是见好就收的最佳提醒,抬头松

开擒住已久的唇瓣,临了还不忘再吃一口豆腐,复又轻啄着甜腻的嘴角,细

密的吻一路顺着下巴落到敏感的劲窝,埋在软软的皮肉处,是抑制不住的笑




“别太过分”


第一次发图 超喜欢他们 改的不好求轻喷🌚

今天上英语课
老师问当一名侦探需要什么
坐我后边一哥们儿说
要一个在大英政府高层工作的弟控哥哥
要一个智商赶超牛顿的兄控妹妹
要一个在苏格兰场当探长的嫂子
还要一个愿意和他搞基的室友John Waston
😶😶😶😶
说的挺有道理的